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空谷幽兰的博客

兰,清新淡雅自悠闲,生幽谷,不与人争艳!

 
 
 

日志

 
 
关于我

幸福,哪怕只有短时间的存在,也是一辈子的回忆。单纯的生活是随遇而安,有什么享受什么,笑着接受一切。 少走了弯路,也就错过了风景,无论如何,感谢经历。

网易考拉推荐

舒卷中年  

2010-10-09 00:20:13|  分类: 学习共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舒卷中年 - 空谷幽兰 - 空谷幽兰的博客
 

 

图片

 

    人们常说中年如树,长在现实主义的土壤上。有位哲人说过:合理的是现实的,现实的也是合理的。那么,现实中的中年,也就是合理的中年了。 ­

    中年的生活,恰似一杯白开水,明知清淡无味,还天天离不了。中年的尴尬也如白开水一目了然,上有老,下有小,老婆不丑也不俏。中年已懒得离婚。明白离婚委实也是一杯苦酒,喝光之后空对四壁,回味总叫人伤心伤肺。中年也难得再婚,再婚其实就是从一种残缺走向另一种残缺。再婚的中年,多了一份牵挂,添了几多悲哀。旧日前情总似忘川水,苦涩而滞重。 ­

    中年已懒得下海。却担心失业。下海经商是青年们的事业,中年人只适宜蹲在岸边,瞪眼看着别人发财猜测他人受贿,心中多少有点不平。中年人说起失业,总是谈虎色变。 ­

    中年也懒得叫苦。苦之于中年,只好打掉门牙住肚里咽。 ­

    有君调侃说:男人40一朵花。功未成,名未就,花虽正午但少了几许鲜艳。在家里是"红旗",出外是"彩旗",红旗漫卷,彩旗飘飘。彩旗是相对于有钱人干的事,于是乎只好骂几声"娘的",口里早已是淡出鸟来。 ­

    中年以后才明白:不能爱的不要去爱,不会来的永不再来。不该想的不要去想,不可求的千万莫求,不要说的坚决不说。 ­

    中年以后更实际:中年人讲实惠,不急不躁成了生活的外观,不温不火作了性格内里,人生的目标,总算调拨正了。中年满足于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中年就是计划经济。中年,在负重前行时,到底已进入了一日正午,生命之中间。犹如站在河西看河东。 ­

    中年习惯于每天晚上7点半坐在电视机前。当然,中年最关注的是风云雨雪的政治,上至国际,下到国内,说白了也是瞎担心。小酒醒后,天一亮还得为生计而奔波,自己脱贫才是硬性指标。 ­

    然而,中年也有美的境地。枝头上缀满繁盛的果实。"秋水文章不染尘",中年人喜欢和和美美,平稳泰然。"中年看画,竟然才看出一种安静与自足的心情来。" ­

    中年很"满",一如一缸水在将溢未溢之间,是丰满之满,似古今好看的丰满女子。 ­

    中年是理智的年龄。培根说:"感情炽热而情绪敏感的人,往往在中年以后方能成事。"宗白华先生云:"人到中年才能体会到人生意义、责任和问题,反省到人生的究竟,所以哀乐之感得以深沉。"深沉,其实也是要以智性作根本。 ­

    智性大于智慧。惟智性到家者方能成为智者。智性是中年始拥有的大境界。智性是经历了风雨坎坷、甜酸苦辣之后的通脱。智性是大智若愚、大音稀声的浓缩。智性是现实取代了幻想的飘渺之后的稳实。智性是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本钱。智性是从容不迫、举重若轻的火候。智性是不骄不躁、不偏不倚的成熟。智性是失去了依附、有了些孤高的风度,又是诚实为本、生活严谨的原则。智性,更是事业再上一层楼的阶梯。湍急的溪流汇成了江海,火中的凤凰终于涅磐。 ­

    人到中年,也惟有了中年,方能够具备资格进入金碧辉煌的智性之年。 ­

    中年的船在水中央,中年的船没有岸。

  

图片

 

 ­   早晨起來,对着镜子忽然发现鬓角有些许银丝闪耀,浓密的头发一如秋后的枝头,不由得心头一阵阵凉意掠过,回头一想,青春的感觉不再是那么激情,那么新鲜,内心多了恐惧,成了压力,我知道中年的岁月已经如期而至。 
    人到中年,已经不是诗意的年华,没有了少年的痴狂,没有了无边的幻想,也不再豪情万丈。
  人到中年,多了强烈的责任感,家庭上升为世界的中心,举足轻重是对自己最好的评价。孩子、老人,爱人,成为生活的主题,有时会焦头烂额,有时会吹胡子瞪眼,有时会兴高采烈。 
    人到中年,多了几分苦涩、无奈和顺天应命的超然。有人说是成熟,是阅历的丰富,但困惑也好,感慨也罢,路在脚下延伸,一切早已注定,该发生的还会发生,不想发生的也会发生。
  人到中年,有了矜持下的沉重,添了多愁善感,看孩子在膝下承欢,便会追忆自己远去的童年;人到中年,情感变得醇厚,看父母一天天的老去,时常感叹那些爱与被爱的时间是否太短。 
    人到中年,有时会觉得参透生活的平淡,知道最宝贵的东西就在身旁,却往往在失去后才有所发现;人到中年,经历丰富了情感,亲情、友情、爱情渲染下的生离死别、悲欢离合,这经历、这感觉在心中沉积,酸、甜、苦、辣自在心中会聚成,岁月被发酵成沧桑的“酒”。 
    人到中年,始觉对酒当歌、人生如梦,往事如烟,明白的是糊涂,糊涂的是明白,许多事情在悄悄的放下,而心却向往林间那一份幽情。人到中年,追求顺其自然,一切随缘,该遗忘的就让他淡若云烟。 
    人到中年,知道了如何去与人为善,许多恩恩怨怨皆付笑谈;人到中年,荒唐的不再荒唐,许多荒诞事情就由了它去荒诞。
   人到中年,懂得奉献中的索取和索取中的奉献。人到中年,懂得什么是命什么是缘,冥冥中的宿命,成为这一生的珍惜和挂念。
   人到中年,人生过半,一路艰辛,一路走远;人到中年,苦乐参半,空留心痛,只求平安。

    ­在人生里,每一个人都有其独特非凡的素质,有的香盛,有的色浓,很少能兼具美丽而芳香的,因此我们不必欣羡别人某些天生的的资质,而要发现自我独特的魅力。当然,人生多少都有缺憾,这缺憾的哲学其实简单:连最名贵的兰花,恐怕都为自己不能芳香而落泪哩!这是对待自己的方法,也是面对人生缺憾还能自在的方法。
  我相信人与环境中有一些神秘的对应关系,但我不相信一个人走路时先跨左脚或右脚就可以使一件事情成功或失败。人可以做到不受任何知识上的苦恼,像猪一样能和平生活的人,所以比较属于自然、自由的活在当下。我们可以提醒自己往自由的道路走,少一点贪念、少一点物欲的缠缚、多一点淡泊的自由;少一点嗔心、少一点怨恨的纠葛,多一点平静的自由。少一点愚痴、少一点情爱与知解的牵扯,多一点清明的自由。
  一个人要成就小小的事功,都应该要有强大的信念,才能在生命险恶的波涛中行走水上,为理想而奋斗不懈;如果没有坚持信仰,努力实践,要如何成就,如何度过生死的大海呢?人与人间的情爱、仇恨、冲突与挣扎,都是因为互相没有一个良好或清明的距离才产生出来,为了规范人与人间的距离,才有了法律与伦理。可叹的是,每个人都知道法律、伦理都不是十全十美的东西。
  有好多人喜欢讲生活品质,他们认为花的钱多、花得起钱就是生活品质了。于是,有愈来愈多的人,在吃饭时一掷万金,在置衣时一掷万金,拼命地挥霍金钱,当我们问他为什么要如此,他的答案是理直气壮的为了追求生活品质!为了讲究生活品质。在一个失去求好精神的社会里,往往使人误以为摆阔、奢靡、浪费就是生活品质,逐渐失去了生活品质的实质。进而使人失去对生活品质的判断力,只好追逐名牌,用有名的香水、服装、皮鞋,以至大房子来肯定自我的生活品质,这是为什么现代社会名牌泛滥的原因。
  上个世纪70年代里,作为孩子的我们几乎没有任何物质的奢侈,即使赤着脚、穿破衣去上学,这允满了自信和快乐。这其实没有什么秘诀,只是深信物质之外,这有一些能使我们快乐的事物不是来自物质。而且对这个世界保持微微喜悦的心情,知道在匮乏的生活里也能有丰满的快乐,便宜的食物也有好吃的味道,小环境里也有远大的梦想。后来才懂得:这些卑中之尊、贱中之美、小中之大,乃至丑中之美、坏中之好,都是因微细喜悦的心情才能体会;今天,我们对于最终的幸福,因而要有一个更新的认知,记不得是哪一个诗人说过:人们常为了追求幸福而倒在沙漠之中,而伊甸园就在左近。莎士比亚也说:快乐,不是一个地方,而是一个方向。
  我们的一生固然短暂,却有非常多的时刻,我们会感觉到被冰雪的寒冷所围困,或者沦陷到无边的黑暗里。任何一个人完全避免心灵的寒冷与黑暗。心的上升,往往使我们能时常处在光明与温暖的境界;倘若我们一直执著寒冷与黑暗的伤害,我们就会沉沦而不自知。何不随时准备飞越冰山呢?因为生活的冰雪只有心的温暖、心的高度、心的广大可以飞越。
  苏东坡有一首五言诗这样说:钩帘归乳燕,穴牖出痴蝇;爱鼠常留饭,怜蛾不点灯。诗人那时的生活我们已经不再有了,因为我们家里不再有乳燕、痴蝇、老鼠和飞蛾了,但是诗人的情境我们却能体会,他用一种非常微细的爱来观照万物,在他的眼里,看见了乳燕回巢的欢喜,看见了痴蝇被困的着急,看见了老鼠觅食的心情,也看见了飞蛾无知扑火的痛苦,这是多么动人的心境呢?今天,我们有不少人,对施恩给我们的还不知感念,对于苦痛生活在我们身边的人吝于给予,甚至对于人间的欢喜悲辛一无所知,当然也不能体会其他众生的心情。比起这首诗,我们是多么粗鄙呀!
  最近这些日子里,我时常有一种新的感怀,就是和一个人面对面说了许多话,仿佛一句话也没有说;可是和另一个人面对面坐着,什么话也没有说,就仿佛说了很多。人到了某一个年纪、某一个阶段,就能穿破语言、表情、动作,直接以心来相印了,也就是用朴素面对着朴素。人应该把中年以后的岁月全部用来自觉和思索,以便找寻自我最深处的芳香。我们可能做不到那样,不过,假如一个人到了中年,还不能从心灵自然地散出芬芳,那就象白色的玉兰或含笑,竟然没有任何香气,一样的可悲了。
     中年是仲夏,高温高热就是它的全部。

 

图片

 

    中年是悬挂于中天的那轮太阳,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直射的光束下,没有阴山也没有阳山。
    中年是人生盛宴上的一锅夹生饭,该熟的不熟,不该熟的却熟了。
    中年是半罐子水,是曹雪芹没有写完的《石头记》,是正艳的花,是半熟的果,是浑圆的月,是撑杆运动员正翻越着的那一根横杆啊,中年中年……
    惟缘身在中年,也就难识中年的真面目了,只暗暗猜想:幼儿瞧我已老,老者看我尚小;远离了乳臭,又遥望着暮年;后不见起点,前不见终点,一路健步疾行,每一步既是告别,又是迎接。
    单纯与复杂并存,梦想与现实同在,天真与老成互融,红晕与皱纹相随,青丝中杂生着白发,欣慰里夹杂着无奈。正如一匹狼,恰似一只虎,如狼似虎的年龄,渴望着一种奔跑,也展示着一种征服。
    不再办嘴上无毛的事,不再说浮萍一样的话,不再摘镜中的花,不再捞水中的月。一切都如过河之卒,不动则罢,一动就绝不后退。进城的已经进城,出城的已 经出城,很少再有谁骑在城墙上:既不想进城,又不想出城。故作天真,总是让人肉麻;故作老成,又总是叫人生厌。——这就是中年,中年的魅力,就在于生命的 步履,总是走得最为洒脱与刚健。
    三十而立,立的是一种信念,是一种形象。
    四十不惑,不惑的是人生坐标,是时空经纬。
    遥想千古人物,谁能拒绝拼搏后的欢欣,谁能拒登苦泅后的彼岸?谁又能面对脚下的路心甘情愿地坦言:“人到中年万事休”?
    失落的就让他失落,无望的就让他无望,纵然是碌碌无为,也应将中年活得有滋有味。这样,到了垂暮之年,回望来路,不至于将目光停留在中年而酸楚地落泪。
    是的,捶胸跺脚的悲愤不属于中年,梦中撞壁的无奈不属于中年,吞悲咽恨的痛苦不属于中年。中年是永远的壶口瀑布,是不息的钱江狂潮,是最茂盛的大树,是最强壮的奔马,是少年和老年都望尘莫及的生命的熊熊光焰。
呵,那么,让我昂起头,自豪地对这个世界说:“我生命的太阳,正猛烈地燃烧在——中年!”

 

 

图片


  评论这张
 
阅读(37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